愛樂Love Music (音樂園地)

關於部落格
期望保有一個優質的音樂、人文、藝術的交流園地 "永保安康"


  • 577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沉默的魚 <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 人間佛教散文>


     

得獎感言

〈沉默的魚〉呈現個人近二十年來生命困頓的真實面向。
大環境政權的轉換,由貪瀆到無能,道德和經濟同陷落谷底;
一種看不到台灣願景的悲哀!一股知識份子無力改變現狀的無奈!
透過寫作得到心靈救贖。
感謝評審讓本文得獎,或可喚醒讀者以慈悲走出生命的陰影。


評審意見

作者寫一個步入中年而心力交瘁的教師,面對學生的頑劣
和師生價值觀的巨大差別;他自閉於一個只有魚為伴的世界,
卻因為輔導一名學生,生命出現轉機。
這篇作品,反映了社會現象中的許多積弊,也多少想指出解藥何在,
在人與人之間覓得可致力的目標或可付出心力的對象,方有救贖的可能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沉默的魚       <作者:劉滌凡 轉載自人間福報>



除了不動不言不語的盆栽外,我生平不養任何寵物,
無論是天上飛的,地上跑的,水裡游的。
生命愈是單純,愈沒有牽掛。然而四十二歲那年,
是一個男人在生理開始走下坡的年齡,我開始養魚,
養魚就是選擇在心理上以沉默作為與外界的溝通橋梁。

A
多年來在高職教學,除了扮演經師的角色外,也不敢廢棄人師的責任。
苦口婆心勸學生,努力向上、向善,以報父母深恩,
不要上網聊整夜的天,而荒廢時間;
五色令人目盲──不要逛街,亂花父母血汗錢;
五音令人耳聾──不要假日到KTV飆舞唱歌;
五味令人口爽──不要放縱自己的口腹之欲……

少子化後,學校招生不易,學生一屆比一屆素質低落。
更惡劣的狀況是全班學生三五成堆聊天,完全無視於教師在講台的存在,
師道尊嚴可說是蕩然無存。
這些自我放棄學習的學生,大多數活在自以為是的價值觀,
會質疑一些傳統倫理道德的觀念,對於人要做好事,要孝順父母,
要尊敬師長的話視為「老梗」。
比如說:「自私有什麼不好?」
「父母生下我,就是要滿足我一切的要求。」
「虐待小動物是很爽的事。」
「騎車闖紅燈沒有什麼不對,大家都這樣;就算是發生車禍被撞,也可以得到一筆賠償金。」
此外,這類學生特別喜歡告老師,
點名說「某學生是遲到大王」,就構成名譽毀謗;
「作業經常遲交」,也對學生人格的傷害。
學校大多數同仁已放棄對學生管教的責任,教書成了以販賣知識換取生活所需的薪水。走進教室,像走進地獄,真是舉步維艱吶!

只有換跑道才能跳脫這種身心靈痛苦的深淵。
我深信古德聖賢所說的:「一命、二運、三風水、四積德、五讀書。」
改變命運唯一的兩途徑:讀書、積德。三十五歲開始以在職身分進修,
攻讀碩士、博士;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,四十二歲那年拿到博士學位,
也順利地轉換了跑道。

2
或許是如心理學家所說的:生命飽受挫折,和生活中層層疊疊的負擔壓迫下,一種發洩的投射行為吧!四十二歲那年,我開始養魚。

選擇養魚是基於它和盆栽一樣,是無聲的寵物,不會像狗那樣製造歇斯底里的噪音;不會背叛你的意志,在思想上形成對立;不會發生言語暴力的衝突,像古時靚妝美麗的侍妾,靜靜的陪在你身旁的愛奴。

我以上帝的意志,精心建構一座寧靜無聲的水族世界。
四尺半玻璃水族箱,內鋪設底沙,植株水草造景:以矮珍珠、印度小圓葉、鹿角苔作為前景草;以皇冠草、虎耳草作為中景草;大水蘭、紅芋頭作為後景草,活像一座層次分明的水底叢林。也考慮到魚兒天生懼怕人類,喜隱蔽的特性,置放有眼洞的假山、假屋,供其藏匿。
沉水式過濾器製造溶氧,提供一個水質較佳的環境;
將體形相近而沒有攻擊性的玻璃魚、孔雀魚、黑金魚、小紅帽、四間、七彩魚、紅蓮燈等魚類混養在一起;還有三隻俗稱垃圾魚的枇杷鼠,它是水族清潔夫,專門清理水中的殘餌、藻類、和排洩物。
並且接受專業人員的建議:在換新水時加入水質穩定劑,並增加魚身一層保護黏膜;自來水含氯,會和底沙中,正在被分解的有機物半成品產生三氯甲烷的溶水性毒物,會造成魚族集體暴斃,加入除氯劑可以消除水中氯氣,提供較人道的生存環境。

B
總以為到大學裡教書,學生會比較懂事。沒想到,少子化造成大學聯考錄取率百分之九十八,六科加起來總分個位數的也進到大學來了。
學生惡質之程度,比之先前有過之而無不及!
每班約有一半以上的學生是空手來上課的,連筆記簿,原子筆都不帶;出席的學生約有百分之三十看漫畫、小說,或插耳機聽音樂,或帶筆電上網看下載PPS電影,或玩iphone遊戲;約百分之六十七在睡覺;真正在聽課做筆記的只有百分之三。

這些對未來沒有願景;對自己和家庭沒有責任感,混一天算一天的學生,男生、女生都有。如果只是少數個案,教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也就算了,一旦學校招收進來超過百分之五十是這類型的學生,是會讓人教到心疲,再教到「心如死灰吹不起」!

真所謂「離開賊船又走進黑店」──對自己努力上進,卻無法改變現況,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折感。
孔子說他四十歲就不惑了;而我呢,四十二歲還在煩惱。就在這一年,我開始養沉默的魚。

3
從水草、溶氧、水質清潔等確保,有害魚族生病、死亡的變數我都納入考量,以人為的力量控制水族缸的生物平衡。
在我主觀的認知裡,它是我一手創造的和諧共生的水族世界,也是水世界伊甸園。
然而第二天開始每天早晨都有二、三隻魚死亡,沒有明顯的外傷。不到一星期,只剩幾隻小紅帽以頑強的生命力存活下來。換水再補充新魚進來,仍然出現魚兒浮出水面張口吐氣泡,呼吸困難的現象,潛入水裡游動時,身體傾斜沒有平衡感。礙於人魚有別,無法替牠作口對口人工呼吸,何況沉水溶氧過濾器正在一角克盡職守地打氣。

生命力較薄弱的小魚終究含恨而死。前後共養死數十尾不同的魚,魚缸浸泡著那些冤死的魚魂和臨終遺言,倖存的魚不能提供同胞猝死的諮詢。我只有默默地和僅存的魚相對無言,愧疚圍繞著我的龐大的空虛與寂寞。

C

心力交瘁的無力感,除了上課教書以外,我逐漸對說話感到厭煩,連帶的對生活周遭所有人類的聲音,以及文明所製造的噪音垃圾,也到了深惡痛絕的地步。

這些年來,我幾乎用「無言」和這世界對話。

首先關閉電視,阻絕那些財經政客滔滔不絕的語言垃圾。

其次,對外門窗改裝成完全隔音的玻璃。

年近半百,我所生存的都市從未一日,甚至一刻,停止過挖馬路、蓋樓房。
電鑽洞─洞─洞聲,怪手、水泥砂石車引擎嗡─嗡─嗡攪拌聲。把原本有些神經質的我的神經搞得更大條,你想飛卻沒有翅膀,想逃離人群,像七等生筆下《來到小鎮的亞茲別》的主人翁,卻被同樣想法的車陣回堵到都會交流道口。

隔鄰每逢周休二日的搓麻將碰─碰─碰聲,好似把你睡眠的小精靈誘出室外旁觀了一夜,在迷糊和清醒之間輾轉反側,最後被時間的潮汐沖刷到夢的邊緣。即使像冷氣機滴水在採光罩的逗─逗─逗低音頻聲;掛鐘秒針有節奏的滴答─滴答慢走聲,也讓你精神煥發的和它辯論一整夜。

噪音是人類文明派生的怪獸,無形、無色、無味,有一對透明的小翅膀可以穿透任何水泥鋼筋的阻礙物,從原發處到你不設防的耳膜,是一瞬的時間,一瞬間是一百萬之一秒,會把人激怒的像柵欄裡的野獸,來回低吼走著,卻找不到攻擊的對象,只好不時用頭去撞擊囚禁的鐵杆……

4

下課回到賃居的公寓,發現對面空了半年多的之二,門縫有燈光透出──搬來一戶新房客吧!依我過去個性,會主動過去按電鈴敦親睦鄰打招呼。
在這個都會待得愈久,人心愈冷默,過度熱心會被人誤解心懷不軌。

直接開自己的門,鎖進屋裡去。把瘋狂沒有理性的世界鎖在外面。

晚上主要休閒是清理水中的殘餌、藻類、和魚排泄物。就靜靜地凝視魚缸,看劫後餘生的兩三隻小紅帽左右來回游動,心靈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。

泡澡時,感覺自己像隻漂浮的魚。不管外界有多紛擾,世界都會在水裡安靜下來,連最細微的心跳聲也變得格外清晰。在清水裡,可以聽到自己活著的聲音。

手機來電音樂響起──這是與外界僅存的一線溝通管道。

「喂?劉教授嗎?」輔導室徐主任打來的。「是我徐主任。你班上有個陳愉學生把墨水倒進中庭池塘!麻煩您輔導一下。」

「哦!我知道!明天我會再找他來談談!」我冷冷回應,
寧靜的氛圍已經遭到了破壞,無情無緒的草草洗完澡,
到書房重新看學生的基本資料:

陳愉:單親家庭、個性孤僻、經常蹺課,上學期好幾科被扣考,已經轉學了幾間學校。沒有問題家庭?怎會有問題子女?

頓時想到南部家裡兩個小孩,十年來,我長年不在家,也形同單親家庭長大。聽說孩子在國高中時期會叛逆變壞,老大今年暑假過後升讀國中……,一想到這兒,心情頓時從寧靜無聲的水族世界沉到汙濁的臭水溝!

D

隔天,我通知班代用手機扣陳愉到研究室找我。

我足足在研究室等了他一天,第八節下課前十分鐘,他才出現在我的研究室,手裡還拎一袋孔雀魚。

「陳愉!你知道老師在找你嗎?」我努力克制自己冒上來的火氣。

「知道!我在忙!」

「忙著撈魚?你年紀也不小……」我實在不願意又長篇大論的勸學生。

「老師!你誤會了,這幾隻魚生病了,水族店店長叫我帶回去治療。」

我眼睛一亮。眼前這位問題學生會替魚看病?心為之一動,
「陳愉!晚上有空嗎?到老師家裡來,晚餐老師請你吃披薩!」

陳愉沒想到導師是要邀請他到家吃晚餐,並不像以前的導師劈頭劈腦的罵一大堆有的沒有的老掉牙的話。

陳愉一時愣住。

「就這麼說定了,反正現在也下課了。我們一起回家!」

5

在我一手經營的寧靜世界,師生倆靜靜吃披薩、喝玉米濃湯。

「從我進門,看到老師屋內的魚缸,我知道老師你為什麼養魚!」

我不相信眼前二十來歲的學生會知道我養魚的動機。「說說看!」

「養魚是養無言的沉默。」

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沒想到眼前這位學生能從養魚透視到我內心的世界。

陳愉似乎窺探到我的不安,技巧將話題轉到養魚的知識面上:「老師!你以前水族箱不是只有幾隻小紅帽的魚吧!」

陳愉的話引出我的好奇心。「你說說看,是什麼原因造成魚類的死亡?」

「原因很多種,依我看,老師水族箱裡的水草種太多,在夜間會釋放過量的二氧化碳,造成魚類集體死亡。其次、混養的魚隻並非如老師一廂情願和諧共存的想法,它們面對狹窄的生存空間,及食物來源的競爭,不能適應,性情較溫和的魚隻往往會受到驚嚇,鱗片受傷,感染水中細菌而死亡。
加上過多的魚隻擠在一起,大量耗損缸內氧氣,其排泄物相對地也使水質汙濁,且增加水中亞硝酸(NO2)的含量,彼時缸底新沙尚未產生硝化菌來分解水中的亞硝酸,才造成魚族呼吸困難,浮出水面,缺氧而死,最後只有抵抗力強的魚活下來。」

「另外!老師你一定有再去添購新魚進來,第二天以後,每天也會死掉一兩隻魚!」

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

「因新魚無法適應新環境!」

我想起過去前後共養死數十尾不同的魚,我主觀的認知裡:魚缸是我一手創造的和諧共生的水族世界,也是水世界伊甸園,竟然還有這麼多變數?因我的草率而死掉這麼多魚而倍感愧疚。

我驚訝地望著眼前被成人世界視為異端問題學生的陳愉。
「你怎麼懂那麼多?」

「我小時候常一個人在家,沒有玩伴。國中時,要求媽媽給我養魚,剛開始也像老師一樣什麼魚都買來養在一起。養死好幾年。
然後發現養魚像養小孩,不是養來玩的,養的人要有責任感,像大人一樣,沒有責任感就不要把小孩生下來。
我開始買書研究,並且到水族店做義工跟老闆學習如何照顧魚?如果魚沉在水底懶洋洋不動,投餌也不浮上來吃,不是魚缸空間狹小,活動量不夠,造成腸胃脹氣問題,就是感染季節性的白點病,或魚鰓黴菌病。前者用『魚消樂』助其排泄,後者魚身若出現白點,則用『魚帥』、『魚爽』治療劑;如魚鰓外表出現紅腫,表示已感染鰓絲蟲,可用甲基藍水,或TETRA萬能水進行藥浴……」

我聽到這裡想到陳愉把藍墨水倒進池塘的事:「陳愉!你是把甲基藍水倒進池塘替那幾條錦鯉治病是吧!」

陳愉開玩笑說:「因為池塘的水又黑又髒,那些魚都不動。我以為把水變成藍色,牠們會比較開心。」

陳愉聞之眼睛一亮。

「不用擔心,這事我會替你向學校解釋。」我輕鬆地問:「陳愉!我的魚,看起來都很快樂吧?」

「老師!你又不是魚,怎麼知道魚很快樂?這可是惠施說的。」

「哈哈!對對,老師是不知道。我只是說牠們看起來很快樂。」

「老師!你魚缸底沙已出現黑綠色藻菌。」

我發現養魚方面知識不如陳愉。真的是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啊!便虛心向學生請教:「那該怎麼辦?」

陳愉在我家裡已然找到人生的自信心。

「先把魚移到清水的水桶,一個乾淨的地方,加上三分之一魚缸原本的水。記得魚缸不能常清洗,因為每搬動魚一次,就會增加死亡率一成;通常是一個月左右清洗魚缸一次!」

洗完魚缸底沙後,重新把水桶魚倒進缸裡,陳愉強調:「換了新環境的魚,情緒會恐慌,老師!你一定還要記得添加水質穩定劑!它除了可淨化水質的氯氣外,還可以穩定魚的情緒!不然,每次換新水後,隔天都會有一兩條魚死亡!」

「陳愉你這方面的知識遠超過老師,如果考研究所相關生命科學系應該沒問題!」

「我荒廢學業太久!怕時間來不及!」

「只要肯努力!隨時都來得及!還有半年,先考推甄,沒考上,明年寒假過後再考研究所;老師幫你蒐集考試資料,總得試試看!」

陳愉感動的眼泛了淚光。

E

陳愉大四上學期,研究所推甄落榜。我再鼓勵他參加明年三月研究所考試。
指考五月放榜:陳愉考上國立××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,跌破系上師生的眼鏡。

沒有人知道陳愉是如何轉變,只有我知道。
陳愉留了一封信在我信箱,還有一幅用藍色墨水畫的魚,魚在笑!

「老師:在學校裡的最後一個學期,謝謝你鼓勵我。暑假將在家附近的水族量販店打工,順便賺學雜費來減輕媽媽的負擔。媽媽說什麼時候她要我帶她來老師家裡登門拜謝,順便也想知道老師你是養什麼魚,讓他叛逆的兒子改變?希望你會喜歡我畫這個禮物。學生陳愉」

6F

我發現陳愉,就是我的水質穩定劑!

我從陳愉重生,令自己的生命也獲得救贖。

我以一種重生的心情走入教室,那是在畢業班最後一堂導師課,
全班一反過去吵鬧的習性,靜靜地看著我。
我把陳愉那幅畫拿到教室做為送給學生畢業勉勵辭:
「這是陳愉送給老師的一幅畫:快樂的魚!陳愉從沉默轉變為快樂,考上了研究所,這事會帶給大家一個信心。不要放棄自己,別人就不會放棄你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