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樂Love Music (音樂園地)

關於部落格
期望保有一個優質的音樂、人文、藝術的交流園地 "永保安康"


  • 577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電影禪味 <鋼鐵人> <我的名字 叫可汗> <49歲的電車夢>


 <電影禪味> 鋼鐵人        作者:程予誠 摘自人間福報







 

電影故事有顯喻與隱喻之別,大部分的觀眾是看電影熱鬧情節呈現的場面,有一部分的人卻喜歡去分析其中深奧之處,於是影評人出現,但是,影評人必須言之有物才行,許多影評人的物證是劇中情節的分析,或是劇中演員的介紹,或是背景資料的陳述,不論如何,要是沒有電影產業的背景知識,這些陳述都只能稱之為借題發揮。

電影影評必須有三個層次,生活的、生存的、生命的,也可以從寫實主義、形式主義、表現主義著手,電影《鋼鐵人》可以引用來談一談。

第一集《鋼鐵人》是描述一個有高度智商的天才愛國者史塔克,父母死於車禍,他接管父親的公司,開始為公司創造新型武器,一次在協助測試武器的時候受傷,醒來時身上已裝有一個新的心臟,之後主角在外人的協助下,將所拆開的導彈核心鈀取出,而成為利用稀有元素合成的一個小型方舟核反應爐的心臟替代品,這反應爐每秒會產生三十億焦耳的能量,足夠他逃生用,他將這能量轉換成自己設計的鋼鐵衣,於是成為現代版的超人,當然其中還穿插一些愛情故事。

這部電影類似超人電影,電影故事的英雄打擊壞人不是新鮮事,愛情故事也是一般,但是為什麼如此受歡迎?原因在於它的故事容易被理解,它的場面和真的一般,或許比真的更真,這就是好萊塢的功力,一般人完全來不及思考這電影的可能性,因為超強的動作與場面就讓觀眾無法喘息,這就是電影形式主義在結構中的處理;一顆超強心臟供給全身,形成超人,這種不可能的可能,就是表現主義,離開它的真實性,只為了表現一種特殊安排;愛情故事就是一般的寫實主義。如此看來,這電影還真是不容易製造。

電影其中最奧祕的劇情應該是心臟的安排,個人認為「心」是電影中的關鍵與賣點。一般人無法知道心的存在,它不是心臟,但是它確實存在,只有當你「心」痛的時候,你才知道。

安排一顆這樣的「心」,真是巧妙極了!「心」和腦波是否相同?腦波確實有不可思議的能力,但是「心」力卻更不可思議,心「量」確實能改變人的處境。
 







           <我的名字 叫可汗>  








 

          

電影到底能夠表達什麼樣的自我?拍電影是有選擇的,不好的劇本,導演是不會接受拍攝工作,所以導演是有自我意識的;同樣的,編劇一定找自己感動的故事來寫,編劇家是有自我意識的;觀眾能被感動是因為內在的自我浮現,觸動那隱約不曾出現的「心」。

電影表現出意識形態,表現出三種層面的「自我」,傳達出不同的內心世界,電影《我的名字叫可汗》中間有強烈的意識形態差異,這種差異是不可避免的存在,要去除是十分困難,甚至不可能,因為我沒生活在其中,且能自得其樂。

電影中的主角,自小是住在印度的亞斯伯格症患者,個性極度內向,但是卻有一些常人沒有的堅持與聰明,在母親細心的照顧教誨下,得以在自信中成長。母親去世前,曾因為當地宗教衝突而告誡他,「兒子,你要記住,這世上只有兩種人,做好事的好人,和做壞事的壞人,這是人與人之間唯一的不同,沒有其他差別」。

母親去世後,投靠在美國事業上已有一番成就的弟弟,而成為推銷員,在偶遇下,碰到獨自扶養男孩的單親媽媽,並且結婚,然而九一一事件突然發生,一夕之間所有在美國的回教徒人人自危,擁有穆斯林姓氏的Khan(可汗),更是受異樣眼光,悲劇也降臨到孩子身上,使得他家破人亡,面對悲傷與感情的痛苦,他執著且決心的想向美國總統表白:「我的名字叫可汗,我不是恐怖分子…… 」,電影中有太多的意識形態歧視,不必多加以描述,因為,認為不應該的時候,卻也掉入到意識形態的陷阱。

人慣於用外在行為與形象去了解別人,卻不能用「心」去體認別人,外在的行為就如主角母親所述,「世上只有兩種人,做好事的好人,和做壞事的壞人」,好事與壞事本身就具有意識形態判斷在內。

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這需要多麼大的修行,因此好壞的判斷,就必須依著「心」的顫動而觀察,當觀眾看電影時,淚流滿面,心能判斷一件事情發生的價值。

每個人內心都有讓人成為「聖」的本質,但是生活太久,大家都慣於失去心的作用,也許是自我保護意識,也許是日久生鏽,但是高興看完這部電影後,又找到自己的心,電影就有這樣的力量。



 





49歲的電車夢 (日片)



   人們生活在一個想像理想能實現的社會中,從小到大被賦予一種自我說服的理想實踐上,但是人的生活往往是固定呆板的,許多理想與美麗崇景成為一生追求的夢靨,電影世界給予人們某些程度理想、夢想的提示與體驗機會,電影於是成為教育家、預言家或魔術師,希望觀眾能在其間尋找到一種自我實踐的動力,在近乎催眠的愉悅中,滿足一種社會逃避與追尋夢想的雙重目的上。

   日片【49歲的電車夢】述說一位居高位的公司主管因為母親生病住院,同時一位被他裁員的廠長突然車禍去世,而感嘆生命的無常,回到家鄉見到兒時夢想的電車工作,體悟生活需要去爭取真正的興趣,於是放棄高薪而轉任電車司機,在電車工作中表現其關心乘客的執著,冒著被處罰的危險,也願代同事負擔錯誤的過失,一切的善都得到圓滿的結果,一切的追求與專注得到應有的尊重,常聽到說,生命是不可避免的過程,專心與服務的誠心會使生命獲得圓滿,一切虛榮與名聲都是生命中短暫的裝飾,看清每個人生命的意義是來自遠始差別人們的內在追求,無始以來的負擔促使人的生命朝向未知的未來,想過著良心與不後悔的工作會是一種宿命理想,真正有多少人能想清楚這一生要怎麼的生活與工作,大多數的人就只是像許多電影中的主角一樣,解決一件又一件的問題,希望結局能得到圓滿答案,編劇就像是無明,控制著看不到的戲劇條件,引導主角走到一切合理的結局,這過程不就是輪迴的一部份,人永遠在尋求內心深處的追尋上。

   到底甚麼才是生命中應該追尋的?一切的價值來自於專注,專注生命過程的每一瞬間,努力完成這一生的使命,不論生命時間的長短都是有意義的,促使一切的善得到成就,一切的惡得到解脫與迴應,一切的價值不在世間的定論,而是經過的一切是否得到近一步的透徹,智慧來至於本始的領悟,慾望與理想是需要智慧解,電影像是鏡子,照到每個觀眾的內心,故事與主角就是觀眾自己。主角追求到電車司機的工作又能到什麼結局?需要觀眾去想想。(程予誠2013/4/20)








 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