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樂Love Music (音樂園地)

關於部落格
期望保有一個優質的音樂、人文、藝術的交流園地 "永保安康"


  • 574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閱讀鍾鐵民的 <田園之夏> ~朱嘉雯



在那銀色大地上  閱讀鍾鐵民的〈田園之夏〉

朱嘉雯

小叔在家鄉的庭院裡種了幾株木瓜,前兩天我們在戶外閒坐,聊起這幾株木瓜生長的情形,他說那是園藝工作時,無心插柳自然長出來的。我們望著青綠細長的果實垂吊在傘狀的樹葉底下,一時忘了身旁還有其他的花樹,心裡只顧盤算著這些木瓜大約什麼時候可以採收呢?婆婆跟我說,她天天看呀看呀,就覺得木瓜長得好慢!原來她比我們還心急!

我們鄉下地方到處都是成片的鳳梨田、蓮霧園、龍眼、荔枝和香蕉等樹林,我在這裡閱讀鍾鐵民的小說〈田園之夏〉,故事男主角古進文從小就喜愛園藝農事,他最大的快樂就是在自家的土地上種植瓜果蔬菜,然後天天盼著它們一點點地長大、開花、結果,那時所有的辛勞都值得了!真是其樂無窮!

其實農村已經凋零,要不是老一輩人還堅持種地養豬是一生的職責,那一季又一季辛苦栽培的收成,滿倉滿庫的稻穀最終只能落得賤價出售,哪一個年輕人受得了這樣的工作?古進文很體諒父母親對土地濃濃的感情,「可能是深受日據時代戰亂的影響,古進文知道他母親堅持要蒔稻子是為了先謀糧食,農家不存糧食讓她失去安全感。」

因此,僅管大哥、二哥都去高雄工作了,進文仍然願意守著幾甲旱田,每日辛勞地除草、灑藥、期待豐收。這裡是他和鄰居玩伴們一同捕田鼠、釣蛤蟆、架網捉畫眉鳥的地方,泥土地上的霉味、稻葉的芬芳,急雨之後空氣中令人陶醉的涼爽……,古進文深愛這裡,然而也深感無力。因為外銷市場突然斷掉,內銷市場又極有限,許多農產品天天在落價,最後只能賤價賣了,圖個清心。

然而生活真不容易,一般人都要養家、繳子女學費……,進文的母親急著要幫兒子提親,可是女方家裡只要一聽說進文留在鄉下,沒有出去的打算,都嚇得退避三舍!以往美濃一帶流傳著一個笑話:十多年前菸草是農村很重要的經濟作物,菸草代表財富,種植菸草的面積愈廣,就表示財富愈多,然而種菸草必須先得到許可證,因此不是家家都能得到這樣可觀的財富,因此是很多女孩子家在被提親的時候,往往先問對方有沒有兩棟菸樓?

如今時隔十多年,菸草的價格已不如當年,而種菸偏偏又是最辛勞的工作,因此女孩子們幾乎是談菸色變!「據傳是五榖廟地方一個女孩子,在訂婚前幾天打聽到對方有兩棟菸樓,嚇得連夜北上逃避,婚事只好告吹。」台灣農村社會變化之大,小說家透過一個所謂「有趣的話題」,讓人興起滄海桑田之慨。

農家最辛苦的時節就是颱風來的時候,每當報紙、電視、廣播為了一場超級強烈颱風即將襲台的消息而成天喧嚷沸騰之際,那時也經常是稻子正出胎的時刻,稻穗大量地掙扎出稻莖,它們需要明亮的陽光以及和煦的清風。此外,進文還有一片木瓜林,那纍纍掛滿樹梢的果實,個個兒都有碗口那麼大!颱風的消息,讓進文擔憂得不得了!木瓜怕水,任何一個輕度颱風都足以毀了木瓜園,更何況是超級強颱?

焦急地度過一夜大雨之後,進文以聽天由命的心情趁雨勢稍止,急忙穿上雨衣騎了摩托車到木瓜園去,他一夜沒睡,很擔心木瓜全倒,再加上養豬和蒔田都已經蝕本,那麼進文一年的辛苦也都將隨風而逝。等他到了木瓜園,這才發現父親貴祿伯和他一樣一宿沒睡,此刻也騎著機車趕到了田邊……。

即使逃過了颱風的劫難,水果批發販子來估價,一片田出價十三萬五。這果園從栽種到開花結果,少說也要十多個月的時間,扣除農藥肥料,平均每個月的所得實在很有限!但是果農無法自己賣水果,「又不是十棵八棵,等到大熟時,一天可能摘得到一卡車,小鎮才有多大,能銷到哪裡去呢?高雄、台北又沒有相熟的商行……。」農家之物,變不了現金,進文仍然本本分分地作個老實的耕田人。

所幸小說家給了這位「沒有正當職業」的男主角,一個難得的紅顏知己──松英。她是個瘦瘦高高、身子略顯單薄的女孩,性格開朗豁達,不僅不造作,而且還常常調侃自己。她的美在於聰慧靈巧、善體人意。

松英原本也到高雄依附姐姐在工廠做事,然而她不能適應都市裡的生活,身體一直不舒服,直到回返鄉村,進文才意識到這小時侯一起長大的同學,原來已經出落得青春煥發,令人不敢逼視!那時「她站在他的面前,烏黑的長髮服貼平整地披在肩後,一襲淡紅色的洋裝十分合身,他就那樣輕盈安適地站立著……是她對他偷偷地笑了兩次,他才驚覺過來。」進文很驚訝自己以前對她竟然一無所知,也從來沒注意過她,「白白浪費了這麼許多寶貴的歲月」,而今想要提親,還得看木瓜園的行情,以及先找一份所謂「正當職業」再說。

其實松英對於農村也沒有夢想,然而進文的裡想和感受,她都能體會,「當他說話時,她認真地聽著,偶爾輕笑一下表示高興,偶爾點頭表示贊嘆。」堤岸上的風將松英的長髮吹得飛散開來,「月光下她一手按著頭髮,一手捏著一支草莖放在兩唇間不經意地輕咬,看著那嫵媚的姿態,已經是進文最大的享受了。」

鄉村的夜晚總是如此地寧靜,月光下銀色的稻田散發出迷人的光輝,足邊流淌著清澈的圳水,活潑可愛的松英看著進文,然而進文的眼神卻透過了松英投向那未知的遙遠世界。但未來究竟是什麼?鍾鐵民一直寫到小說的結尾處,依然無法明確地告訴我們……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